<code id='gef0v'><strong id='gef0v'></strong></code>

  1. <tr id='gef0v'><strong id='gef0v'></strong><small id='gef0v'></small><button id='gef0v'></button><li id='gef0v'><noscript id='gef0v'><big id='gef0v'></big><dt id='gef0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ef0v'><table id='gef0v'><blockquote id='gef0v'><tbody id='gef0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gef0v'></u><kbd id='gef0v'><kbd id='gef0v'></kbd></kbd>

    1. <i id='gef0v'><div id='gef0v'><ins id='gef0v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i id='gef0v'></i>

          <ins id='gef0v'></ins><acronym id='gef0v'><em id='gef0v'></em><td id='gef0v'><div id='gef0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ef0v'><big id='gef0v'><big id='gef0v'></big><legend id='gef0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span id='gef0v'></span><dl id='gef0v'></dl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gef0v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微信的“十面埋伏”,社交赛道不会轻言放弃!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1744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2016年初  ,28岁的张连安辞去微信工程师的岗位  ,转头就创立了一款新的社交产品  。

          张连安告诉锌财经  ,这是一款海外高端交友APP(其暂不肯透漏产品名)  ,在海外是付费产品  ,用户不惜每月花费几十到100美元成为会员  ,因其体验感极强 。

          微信的工作经历 ,带给他“用户优先”的价值观 ,“我做工程师那两年  ,小龙对用户心理的一些分享和观察  ,一切以用户价值为依归  ,带给我很多的震撼……”

          自打从里边出来 ,他深知能战胜微信的  ,必然不是另一款微信  ,“任何人要想挑战微信都难  。”但他觉得 ,难归难  ,社交这个赛道谁都不会轻言放弃  。

          七麦数据:苹果商店社交赛道最新排名

          百度昨天就宣布正式进军社交领域 ,推出了“丘比特”(Cupid)  ,基于百度视觉识别技术 ,可对目标对象的动作、微表情进行精准识别和标注  。

          巨头之外  ,还有马桶MT折戟、聊天宝梦碎  ,它们从诞生之初就受资本市场关注  。

          巨大的社交赛道  ,更是吸引了越来越多名不见经传的人开发专属细分领域的社交产品  。他们无一不在在虎口夺食:瓦解微信的池子  ,分流一部分到自己的田里  。

          兵临城下  。作为头部社交产品的微信 ,却不得不面临一个现实:它做不了所有的事  。这冥冥中给了他人的机会  ,社交赛道上  ,张连安们在各自刀刃上使力  ,摩擦  ,再摩擦 。

          婚恋社交暗度陈仓

          据艾瑞数据  ,微信在25岁到35岁之间的用户达53.06%  ,这部分人群除了日常的交流、工作之外  ,还有很大的婚恋刚需  。微信目前还不是干这个的料  ,其它竞品就出现了  。

          微信使用人群年龄占比 。来源:艾瑞数据2019.02

          比如像像  。

          创始人陶剑宣称  ,这是全球第一家真人婚恋软件 。他2007年卖掉了公司  ,专注于线上社交创业  ,有意挑了个难度系数最大的来做  ,要求用户完全真实公开  ,“我们使用AI头像识别技术  ,无任何虚假  ,且一人只能注册一个像像号 。”

          一开始很难 。陶剑告诉锌财经  ,早期后台数据显示下载量100人  ,但只有3个人认证  。“没有人愿意将真实信息交给一个刚起步的公司  ,万一是骗子呢  ?”他却坚持这么做  。

          他认为社交领域好赚钱  ,是因为很多产品没有底线  。连微信都走过弯路  ,“‘附近的人’、‘漂流瓶’曾一度跟低俗挂钩 ,后被叫停  。”其他的明星产品(比如陌陌)收尽用户智商税后  ,也一再遭遇信用危机  。

          当前人面临信用危机乃至信用破产时 ,后来者们却开始兴奋  ,逻辑很简单:凡事总有兴衰  。陶剑一早就知道  ,他不能再栽在上面 ,亲自冲到前线清理骚扰、欺诈性质的用户  。1000多万用户 ,这是像像成立3年以来拉进黑名单的用户数据  。

          陶剑称  ,自2016年1月正式上线以来 ,截至2019年3月  ,像像身份头像认证用户已达69万  ,平均每天新增1600人  。产品日活4万人  ,人均每日打开8次(拒不完全统计  ,抖音5次  ,微信10次以上)  ,这让陶剑看到了希望  。

          他透漏  ,像像的用户80%来自下沉市场  ,接近一半的用户在36-49岁之间 ,“像像已帮助1万多对用户牵手成功  ,每天收到感谢信是对我和团队最大的鼓舞 。”

          在微信的工作经历  ,让张连安深刻明白 ,互联网产品的服务品质必须要高  。他举了个例子  ,用户给微信打95分 ,如果放出一个新功能  ,让分数变成94分  ,他们宁愿停一下  ,等做好了再放上去 。

          正式投入产品之前  ,他和团队做了大量的市场调研 ,发现高收入这部分群体 ,陌生人的婚恋社交仍是一个庞大的刚需  。

          不同于国内的珍爱网、世纪佳缘和百合网等平台  ,他们不准备做成目的性明确的相亲软件 。鉴于国外“交友为目的”的婚恋文化  ,以及易接受付费机制的考虑 ,他们决定往海外拓展  ,主攻欧美高收入人群 ,启动付费服务  。

          社交类产品的内容和质量  ,决定用户留存时间长短  。张连安的团队有着严格的内容审核机制  ,用户图片、消息  ,以及敏感词的删选 ,一旦发现问题  ,会进行处理  。他说 ,一款产品一旦陷入低俗内容  ,它的影响力会迅速下滑  ,最终一定会掉下去  。

          “有太多这样的例子了  。”张连安感慨  。

          短视频社交釜底抽薪

         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 ,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斗争  。在国内  ,短视频大蛋糕遭遇疯抢 ,当快手、抖音们意识到 ,只要内容够吸引人 ,他们用户的弱关系依然有强大的挖掘可能时  ,斗争升级了  。

          以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在掠夺微信的用户使用时长

          斗争的对象仍是社交老大微信  ,最有名的当属多闪  。

          年前  ,抖音推出短视频社交软件多闪 ,基于巨大流量的粘度后  ,意欲打熟人社交牌  。3月19日下午  ,多闪发布特别提示称  ,腾讯禁止用户授权多闪使用本人微信昵称与头像 ,但后来法院裁定多闪违规 。

          明星产品之外  ,掏底微信的  ,更多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人 。

          深圳有壹家CEO邓雪莹从2018年3月开始涉足社交领域  。这几日 ,她正忙着上线一款新产品“友一圈”  。“这么多人都在抢占社交市场  ,为什么我还闯进来  ,因为它有市场  。”她对自己的产品充满自信  。

          32岁的邓雪莹怀孕已有七八个月  ,仍在一线战斗  ,邀请大V们进驻 。产品已经来到最后的完善阶段  ,除了即时聊天、多人定位、电商系统等功能 ,还上线了“短视频”功能  。

          邓雪莹告诉锌财经  ,现在大多数短视频以搞笑、无厘头居多  ,肯定还有一些无人涉足的领域 ,有需求就有市场 ,她要找到这些领域  。

          此前  ,微信7.0版本上线了“时刻视频” ,意味着微信全面进军短视频领域  。用户进入“朋友的新动态”界面 ,可以看到朋友24小时内生成的视频 ,点击左侧的白色泡泡  ,告诉对方“我来过” 。

          但媒体评论 ,这是换汤不换药 ,微信的短视频依然是熟人之间的强联系  ,人与人之间的联络大过内容本身 。而邓雪莹就是站在抖音、微博这些产品的想法上去做的  。

          后来  ,她主推新奇另类的短视频 ,“我想去做一些能刺激人性、重口的东西  ,类似强迫症  ,因为这块领域目前在市场上是没有的  。”

          友一圈小视频动态截图

          目前  ,产品还在测试阶段  ,在宝妈、微商等微信群推广  ,注册量已有10万 ,日活1000人  。邓雪莹借鉴“阅读赚钱”的模式  ,3月底上线了推广系统  ,邀请、分享就可领取积分  ,到商场兑换小礼品  。

          邓雪莹自称草根出生  ,她把眼光投向更广阔的下沉市场 。她正在搭建一个平台  ,有意做成一个线上大综合平台 ,跟美容、餐饮、维修等商铺合作  。

          此外  ,用户可免费发布信息推广产品  ,也可付费上推荐位  。这批特殊兴趣爱好的人群  ,比例不会太多 ,但一旦积累下来  ,将是一个庞大的数据  。

          内容社群声东击西

          微信朋友圈公众号早已不能满足用户的信息需求 ,显而易见  ,微信的流量正在被分刮 。这是阿尚叔从媒体出来后研究博主数据和社交媒体时发现的  。

          根据新榜的统计数据  ,2018 年公众号平均阅读数比 2017 年下降约 33% ,连续第二年下滑  。艾瑞数据显示  ,过去一年  ,微信月活指数整体呈下降趋势 ,处于低速成长 。

          过去一年  ,微信月活指数呈下降趋势 来源:艾瑞数据

          阿尚叔常用的社交工具仍是微信、微博  ,但他在上面花的时间少了  。他会去下载小红书、即刻等内容社群满足信息需求  。

          坐落于杭州皇城根下的江南1535茶馆 ,孵化了“小红圈”这个知识分享型社群工具  。意见领袖在圈内提供有价值的内容并进行分享、管理、邀请用户参与交流  。

          小红圈CEO朴文强是个年轻汉子 ,2011年毕业后加入一家私募管理公司 。3年后他跟随原同事“江南愤青”创立了江南1535茶馆(创业孵化器) ,聚焦孵化金融相关的互联网企业 。

          在此期间  ,他接触了上百家创业项目  ,加入股权注册平台“聚募网”创始团队  ,成为产品经理  。接触大量创业项目  ,为他创立小红圈打下了部分江山  。

          时机成熟  ,磨合了三四年的技术团队  ,决定开发一个财经领域的社群工具  ,小红圈应运而生  。

          朴文强创立小红圈时  ,拥有前期积累的大部头资源  ,加上知识付费产品的大环境  ,在资本寒冬最冷的时候  ,小红圈拿到800万天使轮投资  。

          他的目标很明确  ,希望小红圈通过付费形式的门槛  ,输出有价值的内容  ,聚集更多共同价值观的人  。

          看到王欣人脉暗网断裂  ,罗永浩社交梦碎  ,他更珍惜打下的江山  。朴文强希望小红圈走得慢一点  ,先做聚焦领域  ,从优质的流量入手  ,邀请意见领袖进驻成立圈子 ,再吸引相关用户进来  。未来也会像虎扑、豆瓣的延伸模式  ,成立美学、天文等兴趣社群  。

          小红圈的体验圈

          内容社区以内容吸引用户 ,骨子里还是社交牌  。小红圈依旧是传统互联网的模式  ,没有颠覆人们的社交习惯 。朴文强会有危机感  ,因为未来是00后的天下 ,如今00后的社交阵地已从微信逐渐转移出来  ,如何让产品吸引00后  ,是他未来要思考的方向之一 。

          和小红圈一字之差的小红书  ,已经走出不一样的路子 。

          艾瑞数据显示  ,小红书有近90%女性用户  ,有70%以上一二线城市用户  ,他们对自我人际关系的维护远胜于消费冲动  。据介绍 ,介绍  ,普通博主与粉丝的互动情况  ,在微博上大概是万分之一  ,而在小红书上能达到万分之两百 ,高了200倍  。

          小红书合伙人曾秀莲向媒体透漏  ,未来小红书吸引用户主要还是靠两点:一个是社区;一个是内容 。“内容和社区是非常紧密的结合  ,我们希望内容和社区之间形成更良好的互动  。”

          更艰难的战役

         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  ,深渊也在凝视你  。朴文强说  ,微信就是那个深渊 。

          面对强大的微信  ,人们依旧前仆后继涌入 。分析原因  ,阿尚叔认为  ,人在一个固定的社交场所待久了  ,就会向往不确定性的未来  。微信属于熟人社交  ,用户的关系主要来源过去 ,人们有需求建立新的社交关系  。

          但不可否认  ,手握10亿用户的微信 ,已经成为人们的生活方式  。阿尚叔曾经下载过子弹短信 ,但因为身边很少朋友玩  ,最后卸载了  。无法交流的社交产品 ,功能做的再好  ,也无济于事  。

          朴文强赞同微信难以被挑战  ,不过他还是期待新的产品出现 ,来颠覆一下微信的社交生态 。“随着年轻一代的需求到来  ,用户会慢慢转移到其他平台  ,但也有可能是腾讯旗下的产品 ,毕竟朋友都在这里  。”深受00后喜爱的“扣扣扩列”就是最好的例子  。

          随着生活节奏加快  ,社交工具帮助用户高效沟通  ,节省时间 。让人气馁的是 ,用户在使用绝大多数的社交工具时  ,并不能算是真正意义的社交行为 。张小龙曾在公开场合呼吁大家远离微信  ,“我们要的是真真实实的朋友 ,真正意义上的交流  。”

          朴文强和邓雪莹的想法一致  ,等产品做到一定用户规模后  ,他们会招募圈主举办线下沙龙  ,帮助用户建立真实、可靠的关系 。

          张连安看到 ,有时候婚恋社交产品促成线下见面的概率反而更高  ,因为目的明确  。不过 ,他个人更希望促成强关系、有质量的线下非婚恋社交 。

          约好时间  ,找家咖啡馆或者茶社 ,面对面坐着  ,我能看到你脸上的皱纹和微笑  ,你也看得到我的真诚和慌张  。一起畅谈诉苦 ,安安静静听你讲述所有的经历  ,还有梦想  。

          两个月前  ,30岁的董黎明从原单位辞职后  ,退掉了十几个微信工作群 。“那些焦虑的时光  ,终于化成递交离职证明后汹涌的泪水  。”他从微信工作群中解脱后 ,才真正“看到了”同事 。

          现在  ,他每天打开微信的时间不超过5个小时  ,而之前  ,每天连睡前都有几十条未读的工作信息 ,他花在微信上的时间足足超过12个小时  。他开始走向线下拥抱生活 。

          多名创业者和用户向锌财经表示  ,今后“围剿”微信的  ,将不只是线上社交产品 ,还可能是“线下”  。“我非常渴望促成这样的社交  。”张连安认为  ,人与人之间的沟通  ,从线上转化为线下 ,才算真正实现了社交回归  。

          对于社交产品来说 ,人们对于社交的惊醒  ,逃脱它们  ,才是更严峻的战役开始  。

          (应受访者要求 ,张连安、董黎明为化名)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作者:许伊雯  ,授权青瓜传媒发布  。

          来源:锌财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