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'2n6t'><em id='2n6t'></em><td id='2n6t'><div id='2n6t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2n6t'><big id='2n6t'><big id='2n6t'></big><legend id='2n6t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2n6t'></fieldset>
        <dl id='2n6t'></dl>
      1. <i id='2n6t'></i>
        <i id='2n6t'><div id='2n6t'><ins id='2n6t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2. <tr id='2n6t'><strong id='2n6t'></strong><small id='2n6t'></small><button id='2n6t'></button><li id='2n6t'><noscript id='2n6t'><big id='2n6t'></big><dt id='2n6t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2n6t'><table id='2n6t'><blockquote id='2n6t'><tbody id='2n6t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2n6t'></u><kbd id='2n6t'><kbd id='2n6t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code id='2n6t'><strong id='2n6t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ins id='2n6t'></ins>
          <span id='2n6t'></span>

          2020,全民直播元年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8808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疫情下网友们“云监工” ,带火了武汉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的建设进度;一向不温不火的视频会议 ,这些天成了企业远程办公的香饽饽 ,钉钉、腾讯会议、企业微信等老牌应用  ,霸榜各大应用商店下载排行;学校和教育机构的老师们  ,全体化身为在线主播  ,在直播间里进行“云教学”  。

          憋坏了的年轻人  ,聚集在抖音等短视频平台观看直播“云蹦迪”来宣泄情绪;逆境之下的旅游机构  ,通过直播方式推出“云旅游”;购物商场们开启了“云逛街”的直播模式  ,还有房地产、汽车等领域  ,都开始直播“云卖房”、“云卖车”……

          在疫情防控的宅经济“催熟”下 ,直播模式今年迅速在各行各业得到应用  ,无论年龄、背景、性别和区域  ,这期间我们每一个人都在不同场景下被普及了直播  ,这已经成为一股席卷全民的新力量  。

          如果再加上即将到来的5G浪潮  ,2020年  ,也许就是全民直播的爆发元年  。

          01

          2005年  ,互联网老兵傅政军 ,拿着150万美元天使投资  ,创立了第一个陌生人视频直播交友社区 ,叫做“久久情缘”  ,之后更名为“9158”  。

          9158把线下夜总会、KTV里面的唱跳表演  ,通过视频直播方式搬到了线上  ,直播间就像夜总会包厢  ,用户进入直播间需要付费  ,主播表演得好 ,用户还可以赠送虚拟礼物当小费  ,这种“秀场”模式率先开创了直播先河  。

          很长时间以来 ,秀场由于内容低俗  ,被主流网民视为“情色网站” ,很难被公众所熟知  ,一直凭借其独有的“暧昧经济学” ,深耕于“下沉市场”低调发财  。直到2014年9158母公司天鸽互娱港交所上市 ,人们才发现无论营收和净利润 ,9158连续几年都是翻倍增长  ,与届时的O2O坟场泡沫形成了鲜明对比  。

          秀场的另一个重量级玩家是六间房  ,刘岩当年靠着40页PPT拿到老朋友冯波的投资 ,一开始做UGC视频平台  ,和李善友的酷6网 ,王微的土豆网  ,古永锵的优酷网激烈竞争  ,在2008年经历视频牌照、汶川地震、奥运开幕、金融海啸等一系列大事以后 ,刘岩的钱也烧完了  ,还欠了几百万服务器费用  ,开始试水秀场直播 。

          不久后刘岩便尝到了直播的吸金甜头  ,有个土豪用户在直播间一次性就刷了700架飞机  ,价值人民币7万元  ,2009年六间房已经盈利  ,之后演艺事业越做越大  ,2012年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举办了演唱会  ,何炅主持  。2015年  ,六间房被宋城演艺26亿收购  ,2018年又和花椒直播的母公司合并了  。

          9158经常被媒体拿来对比数据的不是六间房 ,而是YY语音  。创始人李学凌曾担任网易主编 ,2005年离开网易创办了多玩(欢聚时代)  ,天使投资人是雷军  ,据说那只黑眼圈的YY小浣熊设计就以雷军为原型 ,创办小米前雷军长期担任欢聚时代(YY母公司)的董事长  ,参与了不少YY语音的运作  。

          游戏《魔兽世界》在2006年爆火  ,玩家们为了获得“高级装备”必须组队打副本  ,一个副本队伍的人数往往高达25-40个 ,打字指挥已经很难满足队伍的配合需求  ,李学凌适时推出了语音辅助工具YY  。

          YY语音的通话质量清晰、网络服务也很稳定  ,一路打败了腾讯QQTalk、新浪UT等多个同类工具 ,成功拿下海量游戏宅男用户  ,之后李学凌又结合玩家在打游戏间隙的娱乐需求 ,顺势推出高品质唱歌房间等一系列直播功能 ,摇身从工具转变成了直播平台  。

          游戏直播最大的里程碑来自《英雄联盟》 ,这个游戏从2011年开始火热 ,之后迅速成为全球最火爆的电竞游戏  。《英雄联盟》不仅仅内容优秀  ,还有极为成功的赛事体系 ,成立了国内第一个商业化的电竞联赛  ,正式把电竞拉到了台面之上 。

          大规模的用户基础 ,加上赛事框架接近传统体育  ,LOL几乎以一己之力推动了游戏直播发展 ,和《魔兽世界》副本中组队交流的需求不同 ,《英雄联盟》让用户观看其他玩家直播成为了日常习惯  。

          海外游戏直播平台Twitch  ,2014年被亚马逊以接近10亿美元收购 ,游戏直播产品有了对标  ,开始被国内资本疯狂追逐  ,各路玩家迅速入场 ,前身为Acfun旗下的直播网站“生放送”更名斗鱼  ,YY直播体系独立出虎牙  ,边锋成立了战旗……此后 ,主打游戏PGC(赛事资源)+签约UGC(主播)的直播模式开始混战  。

          02

          PC端直播发展多年  ,移动端直播  ,出场即高潮 。

          很多人第一次在手机上看直播 ,是一款来自台湾的App“17直播” ,开发者是徐静蕾男友黄立行的哥哥黄立成 ,传言王思聪10分钟决定要投资数百万美元  ,从2015年6月份上线后  ,“17直播”很短时间就在多个国家地区登上了AppStore榜首  。

          好景不长 ,2015年国庆节前夕  ,野蛮生长的“17直播”  ,因为内容管理能力薄弱  ,产品涉黄、涉毒事件频发被勒令下架  ,这个刚刚开始繁荣的领域  ,随着“17直播”下架 ,让接下来的映客花椒们大受裨益  。

          另一个互联网老兵奉佑生  ,这年拿着前东家“多米音乐”给的500万天使投资  ,在移动端开发出了映客直播App  ,广告词“你丑你先睡  ,我美我直播”  ,率先开启了美白、瘦脸、磨皮等滤镜后的娱乐直播生态  。

          “17直播”下架以后  ,国庆节期间  ,金沙江创投总经理朱啸虎告诉他的投资经理  ,要把做移动直播的团队都见一遍 ,跟上这波风口 。11月 ,映客完成7000万A轮融资  ,金沙江领投  。12月  ,映客完成8000万的A+轮融资  ,昆仑万维领投  。

          映客疯狂融资推广  ,360的周鸿祎也拼命在为花椒直播站台 ,这位“红衣教主”极其敬业  ,各种花样射箭、“活捉”名人  ,连自己的宝马座驾着火  ,第一反应都不是救火 ,而是直播 。花椒最早以新闻资讯为主  ,之后尝试秀场  ,后来又转向社交  ,多次调整定位和组织换血  ,过程中逐渐落入了第二梯队 。

          当年进入直播领域的重量级玩家还有唐岩  ,凭借位置社交+“约”的概念  ,陌陌早年积累了大量直男用户  ,男女比例为9:1  ,此后虽说不断洗白  ,但一直没能解决男女匹配效率低的问题  ,用户留存能力持续下降  ,直到转型直播  ,10%的稀有女生资源变成了网红主播  ,头部杠杆化  ,成功重塑了产品生态 。

          2015年底、2016年初  ,这短短几个月属于直播的井喷期  ,冒出七八百家直播公司  ,号称“千播大战”  。各种速度比拼  ,烧钱圈用户  ,也就不到一年时间  ,只剩下不到两百家  ,有一定用户规模的 ,只有十家左右 ,直播风口基本结束 。

          时间到了2017年前后 ,游戏直播只剩下了斗鱼、虎牙、熊猫、触手争夺C位  ,泛娱乐直播仅剩下映客、花椒、YY、陌陌决战终局  。因为直播没有什么技术壁垒  ,更多属于一个变现工具  ,任何产品都能加入直播  ,所以淘宝、快手等拥有海量活跃用户的平台也开始发力直播 ,直播生态开始有了新的变化  。

          欧莱雅南昌专柜的柜台员工李佳琦  ,在公司的鼓励下  ,开始直播卖货;淘女郎薇娅 ,为了给自家店铺拿免费流量  ,也接受了直播小二邀请;同时间的娃娃在接触快手  ,把快手流量导入淘宝盘活了自己店铺……

          03

          2018年初  ,直播界第一人气主播MC天佑被封杀  。

          3月份  ,淘宝直播入口从手机淘宝App的第四屏移到了第一屏  ,当年拉动了1000亿GMV  ,和MC天佑不同  ,淘宝的李佳琦、薇娅  ,快手的辛巴、娃娃  ,这些经商背景的头部主播们  ,开始引爆直播卖货  。

          诞生于2011年的快手  ,最初是一款GIF图片工具  ,2012年底转型成为短视频社区  ,MC天佑就是2013年率先在快手走红  ,之后签约去了YY  。快手上的乡土文化  ,早期也不太被主流人群理解  ,直到2016年一篇《残酷底层物语: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真相》文章被刷屏 ,快手才走进大众视野 。

          和微信一样  ,快手也是去中心化的产品定位 ,不签约主播  ,也不约束网红的对外导流  ,MC天佑在快手成名以后签约YY ,带走大量快手粉丝  ,在官方还没有插入商品功能“小黄车”以前 ,娃娃就已经在给自己的淘宝店导流  。

          直播带货这种电商模式  ,是在快手这种去中心生态中演化出来的  ,今天的快手不仅仅是短视频社区  ,还是最大的直播平台  ,直播日活人数超过1亿 ,虎牙、斗鱼总和的2倍还多  ,甚至在一定程度上  ,快手导引了阿里高层对于淘宝直播的重视程度  。

          2017年双11 ,经营女装多年的娃娃  ,尝试把快手上的流量导入在自家淘宝店  ,半小时店铺营业额就冲上了500万  ,那时没有购物车 ,纯粹是依靠口头引导  。除了娃娃以外还有在义务夜市摆摊卖货的闫博 ,开了快手直播以后 ,一个月创造了35万羊毛衫的销售记录 。

          2018年11月6日 ,快手第一届卖货王争霸赛  ,娃娃店铺营业额4300万  ,在女装品类排名第一  ,散打哥销售额达到了1.6亿 ,是当年的卖货王 。到了2019年  ,“我太难了”成为年度流行梗  ,熊猫直播关停  ,全国各地却在涌现“快手村” ,辛巴一天销售额达到4亿  ,在他的婚礼上  ,成龙、王力宏等42位明星到场  ,一时风头无俩 。

          李佳琦和薇娅 ,都是淘宝第一批主播  ,很长时间以来 ,李佳琦的名气和热度都比薇娅逊色很多 。薇娅17岁就和男朋友开了第一家服装店  ,巅峰时期达到7家店  ,后来转战电商  ,做了一名小有名气的淘女郎 ,因此最先得到直播小二的邀请入驻  ,2017年一战成名 ,5小时带货7000万  ,是张大奕2000万记录的3倍多  ,之后稳坐淘宝直播一姐位置  。

          欧莱雅的柜哥李佳琦  ,最早是被公司选去做直播  ,一个口红专场 ,把380多支口红都涂了一遍  ,开始小有名气  ,到了2018年  ,先是挑战成功30秒最快涂口红的吉尼斯记录  ,之后获得了与马云PK卖口红的绝佳机会 ,吸引大量淘外媒体焦点报道  ,李佳琦顺利坐稳“口红一哥”人设 ,此后入驻抖音、小红书等站外平台  ,弯道超车成为全网第一人气主播  。

          李佳琦成为当前最具代表性的人物  ,有人认为 ,现在的电商已经分成了两个流派  。一种叫做古典电商  ,还是在淘内玩搜索、直通车、钻展、淘客等;另一种是现代电商  ,就是全网做内容、玩直播、打造私域流量池  。

          04

          1989年  ,第一款企业级的视频会议产品已经问世  ,直到今年2月3日  ,部分企业远程办公  ,瞬间海量的直播请求  ,导致钉钉、企业微信等服务器直接被挤爆宕机 ,会议直播才进入大众视线 。

          企业远程办公需要直播 ,广大院校也过了开学期  ,数万所学校都推行在家上课 ,钉钉和腾讯会议这些产品  ,又开始成为远程教学工具  ,使得心存不满的学生们组团去打一星差评  ,新东方、好未来等在线教育机构  ,也都纷纷推出了直播功能  。

          阿里从2月17日开始发布的《淘宝经济暖报》数据显示  ,2月份以来  ,100多种线下职业  ,都已经开始在淘宝直播  ,每天有超过3万人开新店  。500多家房产机构直播卖房  ,23个汽车品牌直播卖车  ,小米、阿迪达斯等品牌直播开发布会  ,明星们直播开演唱会 ,各大博物馆直播春游活动……

          数以万计的线下演出被取消  ,在快手、抖音、B站等娱乐短视频平台上  ,却衍生出了一种另类狂欢  ,把蹦迪、音乐节等演出类节目搬进了直播间  。K歌之王2月7日不堪重负倒闭了  ,大家刚热议娱乐行业的过冬方式  ,2月8日TAXX酒吧就尝试了一场直播  ,一晚收入70多万  ,紧跟着第二天  ,另一个酒吧One Third开播5个小时 ,收入接近200万  。

          快手等各大平台  ,联合音乐公司及各大明星 ,推出的各种线上音乐会  ,引发出一场娱乐风暴  。与此同时  ,抖音博主“谁家的圆三”直播睡觉  ,醒来发现围观者人数54万  ,第二天更是达到了惊人的1857万  ,还收获了7万多元打赏  。

          直播为主的各种“云”商业  ,在这个春天成为所有企业研究的焦点  。迫于疫情下的宅经济 ,本就有直播计划的企业开始加速落地  ,大量并无直播初心的企业也都开始试水  ,“网络直播”在迅速升温  。

          直播的覆盖范围变广了  ,政府率先支持 ,卫健委新闻发布会、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建设都通过直播  ,摄像头下的便捷生态  ,大量用户已经形成习惯  ,即便疫情过后也很难会改变  ,而商业层面的其他演化  ,也许还有更大空间  。

          2020  ,全民直播元年  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作者:老衬

          来源:老衬